黑巧克力

六十四个英雄。
四十三个皮肤。
九套满级铭文。
历史最高钻四。
经历过十个赛季。
我准备退坑了。
正式退坑了。
虽然这话以前说过很多次但心里还是有眷恋。
曾经我的守约局局都能被对面记恨、开玩笑问我是AWM吗。
而今亿枪一人。
曾经s7的貂蝉胜率百分之七十,熟稔的一二就像是本能。
而今。而今?

曾经被同学开玩笑说我二十四小时在线。
我在等人。
而今不用等了。
曾经东拉西凑十个人创立房间十黑嘻嘻哈哈。
而今偶尔一人上线都是稀罕。

天青色等烟雨
我等你我是傻逼

记梗但是我不写系列哈哈哈哈哈

1.
怨魂哭嚎。万鬼齐哀。
跪在桥上的少年皮肤苍白如纸,破碎的面具后无声的一道血泪蔓延。他想喊些什么,却不知喊些什么。
桥下黄泉流淌,一株曼珠沙华破土、抽芽、绽开。

2.
割腕的少年未果,独自在医院中醒来。
过量服用药物的后遗症令人头痛欲裂。
落地窗被重物撞碎的声音。
这次。
应该能成功了吧。

【策约/铠约】无题

  阳光从落地窗直直地打在少年的脸上,纤长的睫毛轻颤了颤,缓缓睁开,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瞳。银色的发丝柔顺的垂下,隐约见到一对狼耳无精打采地耷拉着。
  “我亲爱的哥哥呀~你发情的样子可真是太好看了~~”另一个红发的狼耳少年单手撑脸,语气兴奋,目不转睛。
  床上的少年两只手被铐在床头,颈间常年佩戴的厚厚的围巾早已散落不见,单边披肩滑落肩下,春光半泄。唇齿间压抑不住的低吟声,脸颊上似有若无的绯红,偏生眸间一派执着和屈辱,头侧向另一边,不愿看那红发少年。
  “哥哥~你不愿意看玄策吗?”甜的发腻的语调突然转冷,“你这样一定很难受吧,玄策来帮帮哥哥~”
  “不要!”在玄策的手碰到自己之前他便大喊出声了,声音隐隐带着哭腔,“我们是兄弟!”
  “没错呀~兄弟就应该一辈子‘连’在一起嘛~”语罢,玄策的手一把抓住了守约的狼尾,它迫不及待地缠上玄策的小臂,另一只手伸向狼尾下某处。
  身下的人突然开始颤抖,哭着小声不停地念道:“玄策……玄策……玄策……”
  欺在身上的红发少年突然温柔地吻去他的泪水,低声应着“我在……我在……”
  “哥哥找了你三年,对不起,是哥哥失约了,哥哥好想你……”
  “……”
  
  
  门外端着一碗粥的铠僵成了一尊雕像。一向犀利的眼此时半阖着,眼神空寂,站姿仍然笔直英挺,却看不出几分威仪。过了许久,确切的说,直到屋内淫靡之声袅袅传出时,他才仿佛想起来要逃离,慌不择路。

记梗但是我不写系列哈哈哈哈哈哈

开头以女医生带着药箱穿过长长的走廊进入,她来医治诱受。这个时候描写一下女医生看见那个床上消瘦苍白的身形仿佛要陷进纯白的大床里的柔弱场景。他显得很沉默。
攻的设定是人格分裂,副人格病娇偏爱金屋藏娇,主人格傲娇但是很宠他一点都不舍得他受伤。主人格不知道副人格存在,一直在想方设法救他出去。
写的时候把副人格和主人格当成两个人来写,给两个名字,但是受的反应要写的很微妙,比如看着主人格叫出了副人格的名字之类的,营造出仿佛是受疯了的气氛。最后揭秘攻人格分裂。
女医生喜欢受,有帮他。

os.这文也太烧脑了写不来写不来。

呜呜呜这个兰陵王太可爱了

如图,万年难得一见的双兰情皮同队忍不住截了个图

我木兰,对线对面后羿太乙

第一次

兰陵王来支援上路,对面血条唰唰的没了

然后他没拿人头乖巧的站在一边

我:???

花木兰  击杀  太二真人

花木兰  双杀  后羿

我:(感动的一塌糊涂.jpg)

然后此场景又发生了两次

花木兰6-0-0

后羿:哇水晶猎龙者花木兰和暗影猎兽者兰陵王同队别把我们当电灯泡啊

花木兰:噢我也很开心

过了一会儿……

貂蝉  击杀  兰陵王

此时我刚从泉水复活出来,貂蝉正在中路杀我家妲己

出门直冲中路正好貂蝉残血一个小剑就收了

太二直播实况:你老公替你报仇了(我之前死了没注意谁杀的我,要不是太二说我都不知道兰陵王替我报仇了呜呜呜)

花木兰  击杀  貂蝉

太二:你老婆又替你报仇了

_(:з」∠)_

小哥哥(?)挺高冷的一句话都没说

打完申请了好友不知道看没看见,还没同意

最后一会会小哥哥掉线了

我他妈的






















……嘤嘤嘤QAQ

——————————————

最后想说有一起玩的小伙伴吗!!!

QQ843871416!